疫情下金元退潮 中超再迎换帅季

12月13日中午,疫情元退迎换本土名帅吴金贵向北京青年报记者确认,下金他已向青岛足球俱乐部正式提出辞职。潮中超再从今年年初至吴金贵辞职前,帅季中超16家俱乐部中已有12家换帅,疫情元退迎换其中6家是下金在联赛开赛后进行换帅的。受疫情及联赛赛程四分五裂影响,潮中超再中超各俱乐部在选援、帅季选帅问题上都更趋谨慎,疫情元退迎换换帅大多情非得已。下金  青岛队主帅吴金贵确认已经提出辞职  在12月12日下午进行的潮中超再中超联赛第15轮保级组首轮角逐中,作为首阶段广州赛区积分榜垫底球队,帅季青岛队以0比3完败在上海申花队脚下,疫情元退迎换其10连败“如约而至”。下金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,潮中超再青岛队主帅吴金贵称,有必要调整教练组,其言外之意正是“请辞”。  12月13日中午,吴金贵向北青报记者确认,“我已经提出辞职了。不管怎样,我还是要感谢队员们、感谢俱乐部、感谢投资人、感谢媒体和球迷、感谢青岛市方方面面的支持。” 至于请辞原因,吴金贵解释道:“主要是在打完与申花的比赛后,我们看到了球队跟申花存在的实力差距。我们感觉,教练组不能再让队员进一步提高了!我们教练组进入一个瓶颈了,没有办法解决球队的问题了。队员们不容易的!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,一直支持教练组的工作,保持正常训练,为俱乐部和青岛这座城市奋力拼搏!也感谢投资人王泽楷先生对球队和俱乐部多年来的投入和支持,给予我们教练组施展平台。更感谢青岛市政府、体育局和足协等职能管理部门对俱乐部和球队的关心!目前情况下,我们教练组很难再带领球队继续进步和前行了!所以我决定辞去教练工作,祝福球队在未来会更好。”  在10连败外加来自俱乐部巨大的财务危机“夹击”下,青岛队备受煎熬。在精神层面严重受挫后,球队短期内很难扭转颓势。吴金贵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选择请辞的,请辞或许有益于球队及其本人缓解压力。  今年大多数球队换帅与俱乐部财务状况有关  从目前情况看,吴金贵请辞获得通过是大概率事件。从今年年初到中超第二阶段开赛前,16家中超俱乐部已有12家完成换帅。去年同期在任中超各队主帅中,仅山东泰山队主帅郝伟、长春亚泰队主帅陈洋、重庆两江竞技队主帅张外龙至今留任。前两家俱乐部总体稳定,战绩优异,主帅帅位稳固当在情理中。张外龙在球队深处内困外忧的时候,确保球队总体处于比较正常的水平线上,俱乐部对他留下求之不得。  在12家已完成换帅的俱乐部中,有6家(不含青岛俱乐部)是在本赛季中超联赛开赛后进行换帅的。这6家俱乐部分别是深圳俱乐部、上海申花俱乐部、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、沧州雄狮俱乐部、武汉俱乐部、广州俱乐部。  吴金贵请辞表面上看是球队成绩糟糕所致,但和今年内绝大多数俱乐部换帅情况类似,其内因多与疫情当下各家遭遇比较严重的财务危机有关。比如,青岛队10连败的背后是俱乐部欠薪引发的军心涣散,这样的困难显然不可能由主教练通过足球范畴的技术手段加以克服。  小克鲁伊夫、哈维尔分别离开深足、嵩山龙门帅位,与来自欧洲俱乐部抛出的橄榄枝不无关系。不过俱乐部能够欣然放行,一定程度上与“合理减负”的想法相吻合。崔康熙辞去申花主帅职务倒是与战绩有较大的关系,不过他与前国脚毛毅军这一下一上,无疑能给俱乐部节省出一大笔开支。  换帅在未来依然是中超的“家常便饭”  从近两个赛季实际运营情况看,中超联赛受金元足球衰败影响,被迫“放”走大量知名外援,同样“逃”离中超的还有诸如贝尼特斯、卡纳瓦罗这样的知名外教。对于他们的出走,各方一般都会以“疫情背景下家庭原因不可抗力”作解释。但和那些习惯在中超领着超高薪水的外援一样,外教同样格外现实。他们以疫情为由甩手离去,对各方来说或许都是比较体面的说法。  疫情当下且遭遇不同程度财务危机,中超联赛各俱乐部及广大联赛从业者都需要做好“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”的准备。比如,广州队近期就官宣由老队长郑智出任球队执行主帅兼队员。在李霄鹏出任国足新帅后,武汉俱乐部将教鞭转交给原助教李金羽,省去各类麻烦的同时,亦能节约成本。  除此之外,此前多次执教过长春亚泰队的萨布利奇接手沧州雄狮队,这在外界看来同样是一笔实惠的合作。萨布利奇既熟悉中国职业足球环境,价码开得又不高,聘用他极具性价比。在金元大潮退去后,好用不贵的选帅思路或将主导整个中超联盟。在成绩压力作用下,换帅在未来日子里依然是中超联赛的“家常便饭”,只不过受现实条件制约,中超短期内很难批量引进洋帅“新人”。中超换帅若以“内部流动”或者说“内卷”为主流,或将不足为奇。  文/本报记者 肖赧

托尼·克罗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