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诗文:游泳过去是压力 现在是享受

杭州亚运会,叶诗泳过第二次复出只有半年时间的文游中国游泳名将叶诗文,获得了女子200米蛙泳金牌、去压200米个人混合泳银牌的力现战绩,用她自己的享受话说“这就像一个奇迹”。近日,叶诗泳过已经开始冬训的文游叶诗文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,她回顾了这些年的去压心路历程,并希望在400米混合泳上加把劲,力现在巴黎奥运会上力争再创佳绩。享受  叶诗文,叶诗泳过曾经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以16岁的文游年龄获得200米和400米个人混合泳金牌,震惊了全世界。去压此后的力现三四年,叶诗文陷入了运动生涯的享受低谷,她说:“冠军的光环让我始终无法正视真实的自己。”那几年,叶诗文总是想拿第一,如果无法达到这样的目标,她就会陷入自我怀疑当中。  2017年,叶诗文将自己的游泳运动生涯按下了暂停键,前往清华大学读书。这段时间,少了外界关注的叶诗文有了更多的时间与空间去面对自己,也让她逐渐放下了心理包袱。此后,叶诗文有过一次复出,“因为每次看到队友们比赛,我就觉得不应该停止游泳。”在参加完2021年全运会后,叶诗文再度阔别泳池,回归清华,这一次她几乎一年都没有训练。今年杭州亚运会前,启蒙教练的一句话再次激发起叶诗文的比赛欲望,她在仅恢复训练半年的情况下再度站上最高领奖台。“这次亚运会让我有更强的信心去备战巴黎奥运会。”叶诗文说。巴黎奥运会,很多人都期待着叶诗文能够上演王者归来的戏码。  去比赛  不拿第一就是失败  北青报: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,你经历了几年的低潮期,说说当时的情况吧?  叶诗文:从2013年到2017年,其实这几年都是那种比较恐惧比赛的状态。我记得2013年巴塞罗那世锦赛,我当时的心理状态就是:去比赛了,就必须拿冠军,不拿第一就是失败。自己有很多的心理包袱。在比赛过程中,我看到霍斯祖很优秀,我知道我们之间注定将有一场恶战。当时就是很怕输,因为我的比赛特点就是后半程发力,但当时我觉得在比赛中追不上她,内心就很恐惧,也一直在退缩。后来,我有些逃避心理,就是很恐惧比赛。我觉得自己的意志力出现了问题,有时候我就很看不起自己,甚至讨厌自己,我觉得自己很糟糕。到了2014年,我的状态在慢慢回升,情况有所好转,但当时也没去真正分析问题。于是,到了大赛,就被拉开很多的差距。  我记得当时内心很崩溃,如果某天我练不好的话,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内,会一直哭。我是一个特别看重每堂训练课的运动员,但当时这种不好的情绪也会带到训练当中。那段时间,思想负担很重,身体也处于疲劳状态,训练成绩没有突破,晚上很多次都失眠。  二次复出  只为对游泳的那份热爱  北青报:2017年你暂别泳池去清华读书,这对于你而言意味着什么?  叶诗文:进入清华后,我慢慢意识到自己不再受到外界那么多的关注了,虽然心里有些落差,但也让我有更多时间去分析过去的比赛和经历。那段时间,学业很忙,但我每天下午还是保持一堂训练课。之后我之所以第一次复出,是有次看到队友比赛,勾起了我对游泳的热情,我觉得自己仍然很热爱游泳。我记得那个晚上一夜没睡,克服了心理阴影,我决定撕掉自己所有的标签,那一刻我与过去的自己告别,之后办理休学,重新回到泳池。  北青报:但2021年参加全运会后,你回归了清华,直到杭州亚运会前才第二次复出。这中间又经历了什么?  叶诗文:我第一次复出后,其实没有任何经验,就靠自己摸索,但我觉得第一次复出比第二次要稍微容易一些,因为比完全运会后,由于各种原因,包括学业比较重,我一年没下水训练。只是后边我的启蒙教练问我家门口的亚运会要不要参加,这句话又勾起了我对于比赛的欲望,哪怕时间很短,但我也喜欢挑战。  我觉得第二次复出,在恢复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获得这样的成绩,是一个奇迹吧。这个恢复过程是很痛苦的,那段时间当中还穿插了期末考试,压力很大。但由于是第二次复出,我也有了一定的经验。另外,我一直保持每周两次的高强度心肺训练。因为我知道在恢复过程中,最需要恢复的一个是有氧,另一个是心肺,心肺训练是可以在岸上完成的。  连创佳绩  更有信心备战巴黎奥运会  北青报:亚运会拿到了一金一银,你满意吗?  叶诗文:我觉得这一金一银对于我的意义是很重大的。家门口作战,站上了最高领奖台,这场比赛给我的体验很好,证明我的混合泳、蛙泳仍具备竞争力,也让我更有信心去备战巴黎奥运会。  北青报:你曾说400米个人混合泳是最难的,也一度让你产生了心理阴影,能否说说这方面的情况?  叶诗文:我其实最想挑战400米个人混合泳,之前这个项目我确实有心理阴影,因为400米是个很痛苦的距离,一旦比赛中出现一点思想动摇就会比不下来。但同时,我觉得这个距离是属于我的距离,400米的距离我更有优势。我的比赛特点在起初的100米、200米是有些慢热的,但我觉得400米会更加适合我。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在今年冬训时将这个项目的成绩提高上来,虽然意味着我要吃更多的苦。  北青报:很多人期待着你在巴黎奥运会上王者归来,你自己怎么看?  叶诗文:我还没有想过那么远,我现在就是比好每一场比赛。如果非要展望未来,我就希望自己能被选入奥运阵容。以前总觉得付出就要有回报,但现在我更加看重过程,如果过程做好,哪怕没有拿到冠军,成绩满意的话,也是一种成功。对于游泳,我觉得自己更多的是热爱,以前更多是压力,而现在我会享受其中。  文/本报记者 宋翔

托尼·克罗斯